尘咒_SecondQ

ᕕ(ᐛ)ᕗ

胡言乱语

我本来在难过的,我本来很认真地在难过,因为我觉得我疯得不轻。
我想到我不该混进快乐的人群里破坏他们的兴致,所以悄悄地来这里对着自己和仿佛乌有的一百多位粉丝窃窃私语。我真奇怪,这里难道不也都是快乐的人群吗?
说来也奇怪,我喜欢听■■■■的歌,却不是因为她的歌声或者嗓音能给我带来快乐。我只是喜欢她笔下的那些字,和她唱出那些字前吸气的声音,和她每一次起音时喉咙里的声音。我可以直接简略说我喜欢她的声音,可是我不愿意那样说,显得我喜欢得很笼统很表面。
我前几分钟本来只是随意拿了以前买的一本书——我有两本,一本是别人送的,一本是自己买的——里面夹着的随书附赠的叶脉书签,又看见了某一位“■■■先生”亲笔给我写的信。我突然闻到了生命的气味,我颤抖着不想再活下去了。
我是个奇怪的人,我在听久石让的音乐时会哭,但我没看过几部宫崎骏的电影,我情怀不起来;我在听■■■■的歌的时候我也会哭,但是我一场她的演唱会也没有听过,我周围也没有人喜欢她。
并不是没有人喜欢我,而是我想要的喜欢太高了,这世界根本没有人能真的按照我的要求来喜欢我;我深知这一点,所以我很少说没人喜欢我,而爱说:我很孤独。
我是个不折不扣的悲观主义者,从环境到人类、到不可提及的高位者正管理的事,再到我自己,甚至是所有东西,我都看不到一个会透进光亮的出口,我永远认为走出出口就会走进另一个牢笼,或者直接是一切的毁灭。这些话我写出来也不知道图什么,我不会交给我的心理咨询老师看,我只会哭着告诉她我被我的家庭毁了。
我累了,做正常人好累。
可能如果有一天全人类灭亡,我才会快乐吧。

评论

热度(1)